1
2
3
4
 關于我們
公司簡介
公司信息
組織結構
公司團隊
網站公告
翻譯資訊
常見問題
專業詞匯
行業規范
質量保證
合作流程
隱私保密
實習基地
人才招聘
聯系信息
  翻譯語種(筆譯)
  英語翻譯  德語翻譯
  日語翻譯  法語翻譯
  韓語翻譯  俄語翻譯
  英語口譯  德語口譯
  日語口譯  法語口譯
  韓語口譯  俄語口譯
  泰語翻譯  越南語翻譯
  意大利翻譯  西班牙翻譯
  葡萄牙翻譯  印度語翻譯
  馬來語翻譯  波斯語翻譯
  冰島語翻譯  老撾語翻譯
  丹麥語翻譯  瑞典語翻譯
  荷蘭語翻譯  藏族語翻譯
  挪威語翻譯  蒙古語翻譯
  拉丁語翻譯  捷克語翻譯
  緬甸語翻譯  印尼語翻譯
  希臘語翻譯  匈牙利語翻譯
  波蘭語翻譯   烏克蘭語翻譯
  芬蘭語翻譯  土耳其語翻譯
更多翻譯語種
     首頁 >>  關于我們>>  翻譯資訊
 


BBC拍杜甫紀錄片火了,但是古詩翻譯令人尷尬

發布者:上海翻譯公司     發布時間:2020/4/29

  近日,BBC推出58分鐘的紀錄片《杜甫:中國最偉大的詩人》,歷史學家邁克爾·伍德到訪中國,重走杜甫生前足跡,從鞏義、西安到成都、長沙,用幾首著名的杜詩,串聯起了杜甫波瀾壯闊而又顛沛流離的一生。此外,BBC還請來曾經在《指環王》中扮演甘道夫的伊恩·麥克萊恩爵士朗誦杜詩的英文譯本。紀錄片中將杜甫稱為最偉大的中國詩人,與西方的莎士比亞、但丁比肩。
  紀錄片剛剛推出,就在中文世界引起熱議,除了因為紀錄片頗有爭議的名稱而引起的新一論陳舊的“最偉大古代詩人”之爭之外(李白、蘇軾、韓愈紛紛下場應戰),翻譯的問題也成為網友關注的焦點。許多網友批評譯文完全無法傳達杜詩的神韻,另一批網友則以經典的“你行你上”的邏輯加以反擊。
  紀錄片中的杜詩翻譯究竟如何?英文翻譯為何有時無法傳達中國古典詩歌的神韻?這背后有哪些語言學和文學上的原因呢?


  模糊的人稱
  通常情況下,英語中的人稱不能省略,然而在古漢語詩歌中,很多時候并不一定要有明確的主語,這就會造成譯者翻譯時的困難。
  如《月夜》一詩中,中文原詩的人稱變換十分含蓄。前三聯是杜甫假想妻子兒女對自己的思念,最后一聯轉而暢想將來重逢后的情節。我們僅僅能從“閨中”、“遙憐小兒女”、“云鬢”、“玉臂”、“雙照”等詞語中領悟到詩中人稱視角的切換,然而在英文譯詩中,由于不得不為每句選擇一個主語,這種人稱的模糊美感立刻消失了。讀者讀到第三聯的“Her cloud-like hair sweet with mist”(香霧云鬢濕)中的“her”,立刻便知道這一聯詩假想妻子深夜思念夫君的場景。而讀到最后一聯 “When shall we lean in the empty window together in brightness/Our tears dried up”中的“we”、“our”也立刻可以知道人稱切換為了“我們”,是作者開始假想重逢后的場景,原詩中“雙照”的含蓄暗示蕩然無存。
  《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并序》一詩的翻譯也有類似的問題?!?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一句,紀錄片中翻譯為“When she bent back, you saw nine suns falling shot down by Yi, the god of archers/When she leapt, you imagined gods astride flying dragons in the clouds”,連續兩次出現“you”。但原詩意思中其實并無這樣一個假想的傾聽者“you”。比較而言,著名的漢學家、《杜甫全集》的譯者宇文所安在這一句上的翻譯就通達得多,他譯為:“She flared as when Archer Yi shot the nine suns down, soared upward like a host of gods circling with dragon teams”,將原詩瑰麗的比喻更為準確地傳達了出來。


  時間與空間
  古漢語語法十分靈活,英語中則有較多規范。一句古詩,每一個字擺在那里,一眼望去便知詩意,其間并不需要過多虛詞修飾,最著名的例子當然是馬致遠的《天凈沙·秋思》。然而如果要翻譯成英語,便不得不加入許多串聯詞,非此不能成句,如名詞前需要冠詞,確定空間關系需要前置詞、連接詞,動詞需要注重時態。在這些嚴謹的語法規則下,英語更具有分析性,時間和空間的關系一目了然。而在中國古詩中,有時會模糊時間和空間的關系,只是傳達出一種超越時間、空間局限的意境。這時翻譯便會很為難。
  諸如“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一句,“朱門”與“路”的空間關系是不明了的,我們只是一眼望去,看到了兩個并列著的空間意象,一面是朱門象征的豪貴階級的花天酒地,一面是道路上凍餓而死的百姓的骸骨,強烈的反諷意味在空間意象的并置中呈現出來。然而紀錄片中翻譯為:“Behind the red lacquered gates, wine is left to sour, meat to rot. Outside the gates lie the bones of the frozen and the starved?!弊g者必須用“behind”和“outside”告知讀者詩句中所提到各種意象的空間關系。然而杜甫看到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何必一定要有空間上確定的地理關系呢?他大可以是看到“朱門酒肉臭”的場景后,又走了很遠的路,才看到“路有凍死骨”。二者很可能在實體的地理位置上毫無關聯。
  紀錄片中,伊恩·麥克萊恩朗誦英譯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國破山河在”一句的翻譯也有類似的問題。原詩中“國破”與“山河在”兩個視覺事物的并舉,其間未必一定有轉折的關系。然而譯詩中翻譯為“The state is destroyed, but the country remains”,就將這種轉折的關系固定化了。這多少也損害了詩歌的原意。同樣,宇文所安的譯本中,對這一句的處理也高明得多,“The state broken, its mountains and rivers remain”,他同樣將兩個視覺意象做了并舉的處理。
  漢語無時態的現象也給英語翻譯增加了難度。如《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并序》一詩,紀錄片中四句的翻譯全都用了過去時態,如果我們細加分析,似乎也可以理解,畢竟這是杜甫在回憶兒時看到的情景,但如果我們回過頭去看看原詩,“?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這哪里有“過去時”的特征呢?


  韻律與形式
  翻譯中,詩歌的韻律和形式也是最令人頭疼的問題之一,尤其律詩向來以韻律和諧、形式規整著稱。不過好在英語詩歌自有其韻律和形式規則,進行一種符合英語詩歌創作規則的創造性翻譯,也未嘗不可。
  不過在這一點上,紀錄片中的翻譯也不能令人滿意。如“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一句,紀錄片中翻譯為“The state is destroyed, but the country remains. In the city in spring, grass and weeds grow everywhere”,簡直平白如話,與散文區別甚微,詩意微渺難尋,盡管麥克萊恩爵士已經盡可能朗誦得富有音律美,但仍然效果有限。
  宇文所安則采用十四行詩體中常用的抑揚格五音步,保留了詩歌的韻律和形式美。
  A king/dom smashed,/
  Its hills/and ri/vers still here.
  Spring in/the ci/ty,plants/and trees/grow deep.
  同樣的例子還有“香霧云鬟濕,清輝玉臂寒”一句的翻譯,紀錄片中的譯文“Her cloud-like hair sweet with mist/Her jade arms cold in the clear moonlight”,看上去像兩個獨立的沒有關聯的句子,原詩對仗工整的意蘊喪失了。同一句,宇文所安則翻譯為:“Fragrant fog, her coils of hair damp, clear glow, her jade-white arms are cold”,結構更加規整。


  文化負載詞的誤解
  翻譯過程中,文化負載詞是非常棘手的問題。某一文化中的專屬詞,在其他文化中很可能并沒有直接對應的詞語,因此,翻譯有時很難傳達原有的文化含義。有時甚至會因為文化背景的不同而造成誤解。
  “龍”是一個典型的例子。紀錄片中《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并序》一詩,將“矯如群帝驂龍翔”句翻譯為“When she leapt, you imagined gods astride flying dragons in the clouds”,“龍”被翻譯為“dragon”。在英文語境下的“dragon”,是指神話傳說中外形如同大蜥蜴,有翅膀和尾巴,會噴火的生物,引申義則指兇惡的人或悍婦;而在中文語境中,龍是神話傳說中司掌行云布雨的神獸,是天子的象征。宋人羅愿在《爾雅翼》中稱龍“角似鹿、頭似駝、眼似兔、項似蛇、腹似蜃、鱗似魚、爪似鷹、掌似虎、耳似?!?。顯然,英文語境下的“dragon”無論是形象還是寓意都與中國文化中的“龍”有較大區別。中國文化中的祥瑞在英文語境下卻是邪惡的代稱,而西方人想象中的“大蜥蜴”顯然也與中國龍的形象差別極大。如果簡單地將“龍”翻譯為“dragon”,無疑會造成誤解。
  現在有許多學者認為,應該將“龍”直接音譯為“loong”,而非“dragon”,這固然需要費力在注釋中加以說明,卻也避免了因為文化背景不同而產生的誤解。這種直接音譯已經成為常用的翻譯策略。如道家的“道”含義廣泛,英文中沒有完全對應的詞匯,便干脆根據音譯翻譯為“Tao”,儒家的“仁”有時也會翻譯為“ren”。西方詞匯譯入中國時也有大量類似的處理,如重要的哲學術語“Logos”直譯為“邏格斯”等。
  不過,這種直接的音譯對于原詩完整意境的損壞,也是不可避免的。如果譯詩中滿是注釋,閱讀體驗必然大打折扣了。


  結語:
  如同弗羅斯特說:“所謂詩,就是翻譯之后失去的東西”,不同文化之間詩歌的翻譯,本就是十分困難的事情,完全復原源文化中詩歌的意境是不可能的。但譯詩仍然有好壞之分。通過比對原詩和其他譯者的翻譯,我們也可以看出紀錄片《杜甫:中國最偉大的詩人》中的詩歌翻譯,確實不能令人滿意,恐怕也很難真正傳達“最偉大的詩人”的奧妙所在吧。

 

 
返 回
翻譯公司相關翻譯資訊信息:
翻譯,跨文化河流的擺渡者  

如何利用Google查專業術語和平行文本?  

如何利用Google查機構名稱、翻譯法律條文?  

如何利用Google查中國特有概念?  

翻譯公司可以提供哪些語言服務?  

譯者應如何處理詞匯空缺?  

瑞科翻譯公司
翻譯咨詢
點擊在線咨詢
瑞科上海翻譯公司
電話:021-63760188
021-63760109
電郵:[email protected]
地址:上海市中山南路969號谷泰濱江大廈12層
瑞科南京翻譯公司
電話:025-83602926
025-83602369
電郵:[email protected]
地址:南京市紅山路88號常發廣場3號樓825-829室
 南京翻譯公司 | 招聘英才 | 友情鏈接 | 服務區域 | 網站地圖 | 瑞科翻譯(新版)
瑞科翻譯公司專注翻譯16年,是一家專業的人工翻譯公司,潛心打造優質翻譯服務品牌!
©2004-2020 LocaTr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歸瑞科(上海、南京)翻譯公司所有        滬ICP備09017879號-4
免费麻将下载 快乐12一定牛 北京pk10最牛稳赚模式 最好用的股票分析软件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 山西快乐10分前三图 老版本拾柴排列五 闪牛配资 体彩6 1预测推荐 安装彩库宝典最新开奖 上海11选五走势图